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泰国“硬核版拉姆”:觉得被家暴?把老公做掉就是了

摘要: 2013年10月19日夜晚,泰国男子乍吉,开车前往自己分居的妻子家里。这个“乍吉”,并不是一般的泰国男子,而是在泰国赫赫有名,几乎妇孺皆知的“暹罗第一神枪手”。他15岁入选泰国国家射击队,被誉为泰国数十年一遇的 ...


2013年10月19日夜晚,泰国男子乍吉,开车前往自己分居的妻子家里。

这个“乍吉”,并不是一般的泰国男子,而是在泰国赫赫有名,几乎妇孺皆知的“暹罗第一神枪手”。

他15岁入选泰国国家射击队,被誉为泰国数十年一遇的射击天才。他多次蝉联泰国男子气手枪射击全国冠军,在菲律宾东南亚运动会上为泰国斩获银牌。

2008年北京奥运,他代表泰国队一举杀入八强,最后也就止步于此,开创了泰国在这一项目上最好的成绩。


少年得志,技压全国,名利双收的乍吉人生沉浸在巨大的成就感之中。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的婚姻。

放荡,是天才的特权。一帆风顺的乍吉之所以在泰国这么出名,上的不是体育版,而是八卦版。他沾花惹草,酗酒斗殴,酒色财气无一不沾,每次进入公众视野都是一副“风流浪子”的形象。

偏偏自己的妻子,也是泰国医学界精英,不是一个能够被丈夫轻松驾驭的女人。

于是夫妻两经常发生矛盾,“泰国第一射手赛场得意后院失火”、“天才原是家暴男”的花边新闻每每成为小报的最爱,供人谈笑。

乍吉很苦恼,他不明白,这个国家里的男人不都是这样吗,为什么就要抓着自己不放呢?


开车的男人,心烦意乱,没有注意到后视镜里一辆摩托车,正在不紧不慢地尾随在后。

在他即将抵达目的地时,摩托车突然加速,拦在跑车右前方。

摩托车上有两个男人,后座上的男人掏出手枪,像每一部拙劣的杀手电影里演的那样,堂皇潇洒第向乍吉连开数枪。

这是泰国第一枪手,最后看到的景象。


近距离的射击,不需要精准的技巧

九发子弹,三枪击中乍吉的心脏和肺部。

当救护车赶到时,乍吉还剩一口气,但终究还是因为伤势过重,在送医途中死亡。

接下来,表演开始了。


在乍吉的葬礼上,他的妻子,昵称“宁医生”的尼狄瓦迪,表现得十分悲痛。

她一身肃穆地出现在遗体告别仪式上,动情地拥抱死去的丈夫,仿佛前嫌尽释,只留下思念与悲伤,让在场的记者和泰国民众,都无不动容。


射击“国手”当街被杀手击杀,这么恶劣的案子,让泰国警方开足马力,全力追查。

到了2013年11月,警方宣布案情取得重大突破,一名参与当晚刺杀行动的杀手居然落网了。


在对杀手的审讯调查当中,警方发现杀手与乍吉的生活轨迹没有任何交集,之前也没有什么过节,并没有行凶杀人的合理动机。

最终,杀手向警方招供:有人花了10万泰铢,雇自己刺杀乍吉。

正在警方准备顺藤摸瓜找出幕后黑手时,乍吉的岳母——也就是乍吉的遗孀宁医生的亲妈,突然“主动自首”,向警方招供她自己就是买凶杀人的主谋。


岳母供述,乍吉人面兽心,风流成性,回到家里还老爱搞家暴,娘家人早已忍无可忍。

早在刺杀案发前几个月,岳母便和刚被家暴过的女儿,到警局去报案。最后警方也只是了解了一下情况,连备案都没有留下,便不了了之。

女方家里也是社会精英,咽不下这口气,于是便从那时开始动了杀心,筹备起买凶杀人的计划。

岳母一口气将所有的罪责都揽了下来,坚持表示自己的女儿“毫不知情”。


泰国司法程序,兼具了英美的繁琐,和印度的冗长,足足过了三年之后,这个轰动一时的凶杀案才进入了下半场。

2016年12月,泰国民武里法庭做出宣判。

直到这时,都快把这件事情给忘了的泰国人,才发现案情又出现了大反转——

买凶杀人的根本不是岳母,而是被害人乍吉的妻子!

就是这位“泰国女名医”,在丈夫葬礼上哭得梨花带雨的未亡人,才是买凶杀人的幕后主使。

光靠她自己,没那个行动力,最后居然是通过勾结自己的代理律师,才成功拟定了复杂的杀人策划方案……

必须承认,泰国律师,真的很“敬业”。


最后,在全泰国的一片震惊当中,法庭作出了判决。

乍吉的妻子,她的律师,都被因为“买凶杀人”而遭到最为严厉的惩处——双双被判死刑。

虽然泰国所谓“死刑”,基本是“判而不杀”,但是如此严厉的刑罚还是相当罕见。

至于杀手,反倒没有被罚得那么重——杀手和摩托车手组合,都被判处无期徒刑。

主动为女儿顶罪的母亲,被撤销指控,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


有人说,宁医生“最毒妇人心”,竟然伙同律师谋杀亲夫,并且为了逃脱罪责竟然不惜让亲妈顶包,草菅人命,枉顾天理。

更多的人觉得,杀人是不对的,但是“杀对了人”。

乍吉长期家暴妻子,并且用枪械来威胁妻子和岳父母一家,才会让忍无可忍的亲家人动了杀心。

泰国因家庭纠纷酿成的凶杀案,司空见惯。但是动静这么大,涉及人员这么高端,作案手段这么复杂的“怨女杀夫”,还是很少见。

与之相比,中国的“家暴纠纷”要文斗不要武斗,是多么的温文尔雅啊……


前这段日子,“家暴”再一次成为了中国的舆论热点。

起因,就是马金瑜的那篇《另一个“拉姆”》。


一位“南方系资深女记者”,在《新京报》、《南方人物周刊》、《南方都市报》工作过,十年调查记者,得过“亚洲新闻奖”。

那江湖地位,功法内力,不知道比老汉这种三流媒体人要高到哪里去。

2012年,女记者在一次采访中认识了青海一个养蜂的汉子,迅速坠入爱河,于相识后的47天闪电成婚,从此抛弃一切功名利禄,跟着丈夫养蜂去了。


2021年2月6日,马金瑜突然发表《另一个“拉姆”》的自述文章。

文章里,她控诉自己多年来遭到丈夫长期家暴,甚至被打到眉骨骨折,小便失禁。不堪忍受折磨的她,只能选择逃离丈夫,并将遭遇公之于众,争取对孩子的抚养权。

几乎全中国所有的媒体——包括官媒,都对此发表了谴责。大多数网友与主流舆论一致声讨家暴,同情女记者的遭遇。

甚至还有刷屏名句:每一个拉姆的身后,都有一个丁真。


几天后青海警方公布调查结果,显示女记者数年间从未向警方和当地政府求助,且根据当地民众的反映,夫妻二人长期不和,彼此经常大打出手,“互有损伤”。

于是网络舆论倒戈,翻出了马金瑜伪造丈夫民族身份,多年来欠下一身债务,经常恶意逃债,并且在“家暴高峰期”依旧在媒体上宣扬自己生活的幸福美满——的各种瑕疵劣迹。

被带节奏太多次,人们已经学会“让子弹飞一会”了。

开始有人不客气地觉得,女记者妙笔生花,将一个窝囊的丈夫抹黑成一个人间恶魔,将婚姻和生意的失败包装成“惨遭家暴的痴情女子悲剧故事”。


7年前泰国的“宁医生杀夫案”,和“中国女记者控诉丈夫家暴”,乍一看天差地别,但其中有一点是相通的。

那就是“号称遭遇家暴”的一方,没有通过正确的方式,去处理自身的困境。

而是不断忍让,不断自我催眠,直到忍无可忍,才用极端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宁医生杀夫案”中,乍吉是一个风流渣男,毫无疑问。

泰国此类渣男会对妻子诉诸暴力,甚至拔枪相向,在泰国这些年也是见过很多——何况乍吉本来就是枪手,他要是家暴不带枪,简直不可能。

而女方家庭,也是社会精英,并非善茬。一个敢于联络律师,买凶杀人的女子及其家庭,说好听一点是“敢作敢当”,说难听一点也是一家子狠人。何以在数年的时间里不与渣男一刀两断,反而处处忍让,最后用杀人的方式刀斩乱麻?

当初,但凡鼓起杀人时百分之一勇气,去与乍吉离婚,最后又何至于此呢?


至于中国“马金瑜”事件,婚姻必定是糟糕的,“家暴”多半是存在的,而许多细节想必也被文笔强大的女记者妻子进行了精准的夸大,与巧妙的渲染。

现代社会不能容忍家暴,这一点是底线。

但是现代社会,也同样不喜欢被愚弄。

世间夫妻多怨仇,“家暴”也是有剂量的,将一个蒙昧糟糕的丈夫,塑造成一个完美的情郎,一夜之后再塑造成一个十恶不赦的“人间恶魔”,这样的塑造,是否能让自己噩梦般的人生,得到救赎?


文人,常会自我催眠,困在失败婚姻中的女人,尤其如此。

也许不是不想逃离,是真的被爱情所绑架了。

但是,她们不是傻白甜,是精英的名医,是顶尖的媒体人,是这个现代社会中掌握力量的女人。

面对一个二货丈夫,她们所能做的,难道仅此而已?

在数年的时间中无所作为不报警,不取证,用才华、文笔去美化和伪装自己并不幸福的生活,然后在一夜之间用同样的才华,将糟糕的丈夫彻底斗倒批臭,在司法介入之前用舆论将他打入社死的坟墓——

家暴不可原谅,我们不应该苛求“完美受害者”。

但是,早知如此,就不应当初。

困在不幸的婚姻之中的女人,本就没有对世界诚实的义务。

过得不幸福,便斩断这段溃败的人生,这或许比向这个世界控诉,要更有意义?


婚姻是爱情的堡垒,也是人生的坟墓。

想要得到幸福,很难;想要规避灾难,则只需对自己更真诚一些。愿意走,便走下去;不巧遇上了王八蛋,便赶紧抽身而出。

早点跑路,相忘于江湖。不要在一段必然死亡的婚姻之中徘徊逗留,也不要在徘徊逗留之后,为自己的愚昧寻找自洽的借口。

不要欺骗自己,不要牺牲自己,不要压抑自己,因为在一切自欺欺人的尽头,不是你被干掉,就是你把别人干掉。

愿普天下,一切伴侣幸福;但是如果不幸福,就赶紧分吧。

保护自己,厚待他人,

不要杀人,更不要被杀。

无论男女,都是如此。




鲜花

握手

雷人
2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21-3-7 00:4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