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面对现实吧,泰国“特殊旅游签”,失败了……

摘要: 到现在,还有人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特殊旅游签”吗?就是那个,可以在泰国待上270天的那个。这个政策还在,但是也,差不多已经凉透了……


到现在,还有人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特殊旅游签”吗?

就是那个,可以在泰国待上270天的那个。

这个政策还在,但是也,差不多已经凉透了……


那是在去年9月,泰国推出了一个“疫情期间特殊旅游签”——将原本“60天+续签30天”的泰国旅游签证,扩大为“90天+续签180天”,总共可以在泰国停留9个月。

当时这个政策出台的时候,泰国各界将其视为旅游业的速效救心丸,对其寄予厚望,海外游客也欢欣鼓舞,仿佛看到了重返泰国的希望。


几个月过去,这个政策已经逐渐被遗忘了。

特殊旅游签的思路,是“在严格执行入境隔离”的前提下,通过延长游客在泰国的停留时间,来保障游客在泰的自由活动时间。

从一开始,这项政策的服务对象,就不是以短期旅游为主的中国普通游客,而是来泰享受长假的北欧游客——以及传说中“有钱有闲”的中国土豪。

但后来的结果证明,即便是欧洲人,也不愿意承受14天漫长而昂贵的“酒店隔离”。


“特殊旅游签”缺乏需求,但是又要作为示范性项目进行“强推”,最终的结果是逐渐演变成了“不具备商务签证名号的加强版商务签”。

一些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外派员工,客商,配偶家属,以及少部分货真价实的游客,在官方的指引和自身主动选择下,以“特殊旅游签”的名义包机来泰。

一些人多势众的大型外资企业,一夜之间全部化身“游客”,打着横幅,包着防护服,“有组织有纪律”地从素万那普机场一车车地进入泰国。

很难说是STV(特殊旅游签的缩写)用急于来泰的商务人士来给自己充了个“形式主义”的场面,还是急于来泰的商务人士钻了泰国的空子——或许这本就是一回事。


再往下,STV的路,越走越窄。

入冬以后,世界各国疫情卷土重来,中国为了防止境外疫情输入,一再收紧出入境管理,明里暗里地约束“以旅游为目的非必要境外旅行”。

这样一来,泰国与中国商讨“旅游泡泡”(双边互免隔离)的幻想破灭,中国游客赴泰旅游的火苗被彻底掐灭。那些“以旅游的名义包机来泰”的外派员工,以及号称“包机送游客”的航空公司们,也被索性撕下游客的面纱,直接以商务签证往来泰国。

正好,泰国这边,无论是出入境管理部门,还是外围的签证中介机构,都更适应原先的签证套路,对半路插队的STV感到无所适从。一旦STV热度消退,连泰国官方自己也失去耐心,直接要求来泰人员归位——你来干啥的,就办理啥签证,不要折腾STV了。

至于“富裕的欧美退休老头儿”,人家多半是有养老签和婚姻签的。


“非游客”退出之后,正常游客也开始向“普通旅游签”回归——仅有的游客依旧没有多少人拥有“足以与STV匹配的”财富与假期。他们宁可使用更为廉价而方便的普通旅游签(最低停留时间45天),也没必要去申请高大上的STV。

最后的结果,不管是不是游客,都失去了对STV特殊旅游签的兴趣。

唯一适合STV的,就是享受间隔年的欧美青年,以及在泰国购置了房产每年想来住半年的东亚高档中产阶级——而这些人,又能有多少呢?


泰国的STV,如果作为一项“签证多样化”的有益尝试,那么它并不是失败之作,而只是有些“生不逢时”。

但是,如果作为一个“刺激泰国旅游业的措施”,那么它显然是失败了——这一点,泰国国家旅游局和旅游体育部本身,实际上也已经承认。

真不是STV的错,也不是政策制定者的错。

最本质的原因,是旅游业的全面坍塌,已经不是泰国自身的任何政策,所能够扭转的。


一眨眼,准备到春节了。

往年,中国的五一、十一、以及春节,是泰国最浓稠、肥沃、拥挤的旅游旺季,酒店都订不到房子。

尤其到了春节,中国人在泰国多到什么地步?可以明显改变都市街头人口结构的地步。

满大街的中国人,像是往火锅里加上了一大勺豆浆,充盈于曼谷的每一个购物中心,湄南河畔的每一个码头,芭提雅的每一片海滩,清迈的每一个夜市,普吉的每一家酒吧。


唐人街和商业区,各种雕龙画凤,摆满了民国风的广告牌与旗袍美女,简体繁体的新春标语,空气中滚动播放着邓丽君、中国娃娃甚至《黄土高坡》,整座城市像是在表演一场盛大的Cosplay,企图唤醒身上那点时过境迁的中国血统,来一场欢乐而闹腾的“再中国化”。

我分不清,泰国的春节,是一场留给泰国人自己的舞会,还是留给游客的主题购物节。

就如同我现在依旧分不清,2021年冷清的牛年新春,是因为疫情的复燃而冷清,还是因为中国游客的消失而变得空旷。

总而言之,泰国的这个春节,显得有些无所事事。


如今,整个泰国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重启旅游业”已经逐渐不再有人提起。

偶尔还惦记着“下半年开始迎接外国游客”的人,除了兢兢业业的旅游体育部,就还剩一些等待政府救援的旅游行会。

刚开始,这种“开放国门,振兴旅游”的话题,还能引发一些社会讨论。

后来,民众和媒体对此的反应,越来越冷淡,偶有提及,大家也都是一笑而过。


官家和大公司在油管上投放的公益广告,也不再号召人民“大家救救旅游业”,而是号召人民想方设法救救自己。

开摩托的送外卖,出租车尾卖水果,销售冠军上直播。

看成败人生豪迈,拯救不了别人,等不来别人的拯救,就先想办法拯救自己吧。


在时代浩大的劫难面前,非但个人无能为力,就连国家自身,也无法扭转乾坤。

一个行业的衰败,一个时代的逝去,一个民族轻松富足的生活方式的猝然终结,来势汹汹,不容辩解,无法阻挡。

在过于严酷的现实面前,一个行业的坍塌,已经是无法扭转的现实。既有的政策工具,已经无法避免泰国旅游行业永久性的后遗症,无论对于个人,还是机构,抑或整个国家,在海滩上出租座椅的日子,将一去不返。


或许,那个我们熟悉的泰国,将会离去很长一段时间。

在这最寒冷的春天里,愿泰国人加油。

别再痴痴地等了,找到一条更为艰辛而硬核的活路,边走,边等待这场噩梦的醒来吧。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21-3-7 01:4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