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泰国示威,怎么就搞到了德国人头上?

摘要: 2020年10月26日,在反政府示威者给总理巴育的“三日辞职期限”到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泰国示威者重新开始举行集会。之所以要挑工作日,是因为26日集会的地点居然是——德国驻泰大使馆!24日,泰国示威团体“解放青年 ...


某家有夫,常年离家,每归家,必取家中钱银而出,至城中星级酒店开房而眠。

日久,妻不堪其扰,此时摆在她面前的有几种选择:贯彻女德逆来顺受;闹离婚;更改存折密码,以及——向星级酒店递交抗议书。

老实讲,最后一个选项可谓是最奇葩的一条,荒诞程度已经超越了《今日说法》的范畴,进入了《走近科学》的领域。

但是世界就是如此荒诞,许多的不得已,造就了最奇葩的选择。

而这,就是正在泰国上演的现实。


2020年10月26日,在反政府示威者给总理巴育的“三日辞职期限”到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泰国示威者重新开始举行集会。

之所以要挑工作日,是因为26日集会的地点居然是——德国驻泰大使馆!


24日,泰国示威团体“解放青年”网上发布檄文——“巴育既然不讲理,就去找他的主子聊聊”,号召示威者在26日聚集市中心三堰路口,向德意志联邦共和国驻泰使馆“进军”,沿途游行示威,并向德使馆递交请愿。

下午,大批防暴警察开始在德国使馆附近戒备,并开始架设防御设施。


示威者还没来,“保皇派”黄衣群众先到场了。

他们身穿象征支持王室的黄色衣物,高举泰国国旗,在德国使馆外和平集会,高喊支持君主制的口号,最后向德国使馆递交了一封“对今晚示威情况的说明信”后,便撤走了。


至于德国人,有些懵,也有些紧张,但是依旧保持了“欧洲民主灯塔”的高傲气质,一边要求泰国政府“不要阻拦示威”,警告泰国政府“遵守《维也纳公约》,不得进入德国使馆”——另一边也不忘要求泰国方面加派警力,确保德国使馆的安全。

总之,德方态度基本上是:知道大家要来示威请愿,恭候大驾,欢迎光临——“愿意接受和平集会者提出的建议”。


傍晚开始,示威者在三堰聚集,并向德国使馆浩浩荡荡地游行而去。

毕竟是在使领馆外头,加上泰国示威者是去“告洋状”,而不是去砸使馆的,所以想必不会出现什么暴力武打镜头,应该会是一个和谐的夜晚。

那么问题来了。

泰国反政府示威,为啥要搞到德国人头上?


说来也简单,因为泰国国王“常年”住在德国。

具体是怎么住的,由于我们泰国网是“在泰媒体”,因此不方便细说——反正大家这段时间如果关注泰国,大概也应该有所耳闻。


早在泰王陛下还是王子时起,他便很少在泰国境内居住,而是长居欧洲。近年来更是包下了德国巴伐利亚一处风景如画的山庄,“驻跸行銮”。

泰国政治运动兴起后,开始有不明身份的人士,骚扰泰王在德国的行在。白天在门外摆放照片和标语,晚上则架起音响,用投影仪将“大不敬”的言辞打在山庄的墙上。


泰国示威浪潮爆发之后,德国开始“亲自下场”,以泰国官方阻碍民主为由,对泰王在德居住发出“不待见”的信号。

最著名的,就是“德国外长逐客令”。


10月9日,德国绿党议员施密特在议会质询德国外长马思,质问“为何德国政府容忍外国元首在德国领土上进行政治活动?而且在我看来是非法的。”

马斯回应:“有关泰国的政治活动不应在德国领土上进行,如果‘客人’要在德国领土上统治自己的国家,我们会采取反制。”


无论是德国,还是泰国示威者,这番操作其实都有别样的深意。

泰国示威者的意图,是直接向泰国王室施加压力,以此变相地向巴育政府施加压力,促使君王逼迫巴育辞职——


而泰国宪法规定君主神圣不可侵犯,刑法中对“冒犯君主”有严厉的惩处,因此泰国示威者只好隔山打牛,演这一出指桑骂槐的戏,通过德国来向君王传递自己的不满。

就算达不到目的,也至少能够在“乐于助人”的德国人面前闹一场,在全世界刷一波曝光度。


对于德国人而言,之所以接这个茬,的确也是有些不耐烦。

一国元首在另一国长居,严格说来其实并不犯规。但是泰国国王实在太高调,一年来成为了德国小报重点关注的对象,红透德国半边天,天天被跟拍,月月有专栏。


社会关注度太大,就给德国政府造成了压力。泰国示威浪潮开始后,“山庄里的国王”从德国八卦版上升到了时政版,许多民众和团体对德国接待这样的主儿,心里很不满意,隔三差五向德国政府施压,让德国当局左右为难。

泰国元首在德国境内拥有豁免权,万一出现三长两短,德方插不插手都很为难。加上德国自诩“西方良心”,良心国容留“非民主人物”在家里开派对,确实也很让德国人别扭。

思来想去,这座菩萨还是赶紧请走拉倒,省得将来节外生枝。


当然,道理大家都懂,但这波隔山打牛还是让人有些啼笑皆非。

如果默认巴育的主子是国王,那么应该向君王递交上奏,而如今居然找上德国人,有一种让外国人为泰国事务仲裁的感觉,可想而知对泰国建制派、保皇派和民族主义者是更严重的侮辱和挑衅。


当然了,“公车上书”多无聊,到德国人那儿去示威才有新闻效果。

但是德国也不是泰国君王的靠山,只不过是一个落脚的客栈罢了。说到底,德国没有正当理由驱逐泰国国王,对德国人告御状,也是在道德绑架德国,迫使外国为了泰国示威者的政治意图而对本国实施威胁和制裁。


咱先不管这个“为了民主而请求外国制裁”的动作对泰国而言意味着什么,光是从德国人的角度,我都挺同情德国人的无妄之灾。

这一波躺枪,真够冤的。


人间充满荒诞,为了从荒诞中折返,便会做出更为荒诞的举动来。

说来,这啼笑皆非之中,也是几分辛酸,多少无奈。

扮演自己本不应扮演的角色,便会承担一份本不应该承担的重责。一旦你无视这种重责,便会招来无尽的纷扰,羞辱与苛责。


而禁绝一种表达的渠道,便会开辟另一种暗喻的嘲讽,而拐弯抹角的嘲弄,通常比直白的劝诫要更加具有杀伤力。

越是造一种不可触碰的圣洁,便越是让人有冲破禁忌的冲动,神圣本身便愈发浑身破绽,每一寸肌肤都招惹着嘲弄的叮咬。


在示威者的海报中,曼谷街头的示威者,通过一扇“奇异博士”的火窗通向一面德国的国旗。

一个国家的人,要向另一个国家的使馆,申诉自己的欲求与不忿,用邀请世界对自己国家的羞辱去实现一个不能被说出口的目的。

对于任何一个国家而言,这都是一种黑色的幽默,以及最深切的悲哀。

只是,应该悲哀的人,究竟是谁呢?



解放青年团德国驻泰使馆前集会




鲜花

握手
2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20-11-24 14:4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