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泰国“三大毒王”

摘要: 这个毒王,不是卖毒品的王,而是病毒的王。疫情刚起时,世界各国都出现过大大小小的“毒王”。中国是为了吃饭,韩国是为了信教,欧洲是为了看球,某教国家是为了礼拜,而美国则是……啥都不为,人家就是这样过日子的 ...


这个毒王,不是卖毒品的王,而是病毒的王。
 
疫情刚起时,世界各国都出现过大大小小的“毒王”。
 
中国是为了吃饭,韩国是为了信教,欧洲是为了看球,某教国家是为了礼拜,而美国则是……啥都不为,人家就是这样过日子的。
 
当初,这可真是吓人。
 
日子久了,再回看当初把泰国吓得鸡飞狗跳的那些“毒王”,反而有些难以言喻的幽默感。
 
今天,就来回顾一下泰国自2020年3月以来出现的历代“毒王”,总结一下经验教训吧……



血战仑披尼,夜场逞风流
 
泰国第一次,也是最严重的一次集体感染事件,是发生在2020年3月的“仑披尼拳击馆事件”。
 
当时,疫情已经开始在欧洲爆发,泰国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疫情的风险,紧急要求各大体育场馆取消赛事。
 
可好死不死的是,泰国最大的拳击馆仑披尼拳馆,恰是军方掌控的产业,为了庞大的门票和拳击博彩收入,掌管拳击馆的拉基特少将没有理会政府的禁令,坚持在3月举办大型赛事。
 
一名叫做“巴”的拳手,儿子从意大利归来,将病毒传染给了拳手父亲。
 
封闭的空间,火热的呐喊,密集的人群,横飞四溅的汗液与口水,简直是传播新冠病毒的绝佳培育场。
 
于是,悲剧了。


一场3月6日上演的金腰带争霸赛,上百人遭到感染。
 
泰国的大拳馆赛事,特别喜欢邀请各种领导嘉宾到场观战,完了还要和获胜者亲切合影,为比赛添人气,给拳馆挣面子。
 
于是,高朋满座,一个不落。泰国交通部副部长、北柳府行政长官、仑披尼拳馆馆长、以及数十名现场观众、拳手、彩票小贩纷纷中招。
 
这些感染者,在浑然不觉的情况下将病毒带回家中,又感染了无数亲朋好友,造成了大范围的社区感染。
 
最著名的,是泰国明星马修,也在这场比赛中被感染。
 
他感染了自己的妻子,同样是泰国知名女星的莉迪亚,并感染了自己的主持人搭档司鹏。
 
这对明星夫妻交际甚广,数日之间已经和泰国小半个娱乐圈打了一轮照面,这一确诊,顿时将整个泰国娱乐圈吓得花容失色,人人自危。
 
电视台、剧组、大小明星在当时纷纷宣布“自我隔离14天”,泰国的粉丝们担惊受怕,哭天抢地,一副眼看就要和自家爱豆生离死别的架势。


这一波小高峰,让泰国的每日新增病例,一度上升到每日188例的水平,直接导致泰国进入紧急状态并实行宵禁,直到四月初才好不容易控制下来。
 
军方控制的仑披尼拳馆,被民间骂得狗血淋头。巴育政府焦头烂额,也只能将拉基特少将撤职,以此平息众怒。
 
这次“拳馆大爆发”,可算是让泰国吓得不轻,是泰国第一轮疫情爆发的直接导火索,并造成了许多患者的死亡——好在各大嘉宾、明星夫妻都命大,成功治愈了,才没有让这一事件造成更大的恶果。
 
在疫情没有彻底平息以前,恐怕泰拳产业要彻底沉寂一段时间。
 
就算要下注,恐怕也只能在线操作了。



共饮一杯酒,夜店风流债
 
第二个比较著名的,要数 “香港夜店客”了。
 
2020年2月21日,一名香港“游客”来到泰国曼谷,一来就去了夜总会,一进夜总会就“约”了15个泰国青年男女出来喝酒作陪。
 
在夜总会里,香港人与泰国陪侍者亲密接触,如胶似漆,并且和其中的11个人“同喝一杯酒,同抽一根烟”。
 
四天之后,香港人离开泰国,返回香港。
 
而这些陪酒的泰国人,开始出现发烧、咳嗽、头疼的症状。


然而,这些泰国人,也不知是夜场专业人士,还是夜店社交达人(我觉得八成是专业的),居然发扬了千杯不醉,百病不休的大无畏精神。轻伤不下火线,连续运动作战。
 
在此后数日内,这些已经出现症状的酒男吧女,多次与其他泰国人再于夜场酒店内欢饮达旦。
 
而且期间又是“同饮杯中酒,共享手中烟”。
 
直到3月12日,部分发病者才到医院就医,并终于确诊。
 
泰国疾控部门大惊失色,于是顺藤摸瓜,找出了二十余名确诊者,以及上百名密切接触者,统统拉去隔离观察。


这一“香港毒王”,一下飞机就往夜总会跑,并且搞来十几个20来岁的泰国男女作陪,实在是壕无人性,令人浮想联翩。
 
至今,我们也不知道,这个香港人究竟是谁,而香港卫生防护机构直到最后也没有发现哪个患者曾经到过泰国。
 
最令我念念不忘的,是这个“同喝一杯酒,同抽一根烟”的细节。


老汉作为一个中国人,一个在泰国生活了蛮久的人,我从来不知道——中国人,或者泰国人,有什么和人共用一个杯子喝酒,以及抽别人抽剩下的香烟的民俗习惯。
 
咱虽然不是老司机(嗯我要反复强调),但是夜场也不是没去过,哪有这种玩法啊?
 
难道说,我去的都是“清水纯洁局”,没见过更猛的,所以认知有所局限?
 
哎呀,真的是很好奇啊。
 
各位老司机,能不能给我这没见过世面的老汉解释一下,这夜总会里究竟是在什么情境下,什么环节里,会出现大家抽一根烟,轮流喝一杯酒的“程序”呢?
 
在线等,挺急的。



秘使西天来,史上最失败
 
最近一个,肯定就是大名鼎鼎的“埃及军官”了。
 
与上面两个比起来,“埃及军官”其实造成的损害并不大。
 
泰国政府在罗永地区筛查了八千多人,一个相关病例都没有,所以从原则上讲这位哥们算不上什么毒王,只是吓人罢了。
 
但是,这一波吓人,实在太过轰动,把整个泰国搞得无比恐慌。
 
带给泰国人民的精神打击,以及后续影响,比之前的“仑披尼拳霸”、“夜总会王子”要猛得多。


2020年7月6日,一名身份超级神秘的埃及空军军官(有可能是飞行员),从开罗飞到阿联酋;
 
7月7日,从阿联酋飞到巴基斯坦;
 
7月8日,从巴基斯坦飞到泰国乌达抛国际机场,当天入住罗勇酒店。
 
7月9日(注意了),此人从乌达抛机场出发,飞往中国成都。在成都进行了极为短暂的停留(感觉像是卸了什么货,或者送了什么人),便立刻返航返回泰国,在泰国罗勇住了两晚,飞走了。
 
走了之后,泰方对他的第二次检测,才出炉——阳性。


关键是,这位埃及军爷,在罗勇期间没有遵守隔离规定,跑到大商场里转了好几大圈,又是购物又是吃饭。
 
其中泰国检疫人员到酒店给他做第二次检测的时候,他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突然间神秘兮兮,死活不让泰国医务人员进门。
 
泰国人叫来了十几个人,堵在门外软磨硬泡,才终于成功“劝降”,完成了取样。
 
这一下子,泰国人彻底怒了,也彻底慌了。


罗勇市民一片恐慌,商场里数百人被隔离,全市学校紧急停课。
 
所有罗勇去往外地的人,所有去过罗勇的外地人,都要向街道通报。
 
东部“走廊三府”的大型活动一夜之间被全部取消。
 
与罗勇一海之隔的沙美岛,本来仗着自己离大陆近,是旅游业复苏最快的一个岛。
 
结果这么一闹,旅游业彻底归零,入住率一度冲到90%的酒店客房全部被退订,酒店业主差点要去跳海。
 
总之,这个埃及军人,彻底出名了。
 
以至于星期一我去上班时,连公司里的泰国保洁大妈都一脸长吁短叹地对我说:“完了完了,岳主编,这下泰国又要第二轮爆发了……”
 
其实没那么严重。
 
但是,真的吓得不轻。


实不相瞒,每次我想起埃及人这档子事儿,都觉得特别想笑。
 
对这个倒霉的,任性的,带有特殊使命的,明明应该低调点却一夜之间暴得大名的埃及人,我实在是一点都恨不起来。
 
你说,他这一趟,又是中东又是东南亚又是成都,行踪如此诡异,想必是担负着什么不得了的神秘使命吧?
 
能承担这光荣使命,一定也有两下子吧?
 
临走前,领导肯定交代过,这一趟要神不知鬼不觉,低调行事的吧?


结果这一下子,泰国闻名,世界露脸,别说“低调行事”了,简直是曝光曝到太阳系去了。
 
这趟回去,领导要抽出几十米的埃及半月刀吧?会被扔到金字塔里去喂蝎子吧?
 
太失败,太乌龙,太值得同情了!


这期视频,没有啥深意,也没有啥刻意升华的结尾。
 
就是埃及007实在让太我念念不忘,因此做一期节目回顾一下,仅此而已。
 
有时候想想,也挺不容易的。
 
各国大佬,此刻一定特别纠结,深怕哪天又出现一个毒王,破了金身。
 
要钱不要命吧?最后必定像美国一样,人财两空,疫情和经济双双升天。
 
要命不要钱吧?老是这么撑着,不行商,不通航,也不是长久之计,早晚也是要活活饿死,失业自杀的,到头来比病死的还多。
 
琢磨着,悄咪咪开放一下,试试水。

啪地一下,一个埃及军官搞过来,大家彻底老实了。


笑归笑,嘲归嘲,还是要祝大家身体健康,百毒不侵,否极泰来,绝境逢生。
 
别遇上下一个毒王,也别自己成为下一个毒王。
 
往后的日子,长着呢,复苏与开放,是迟早的。
 
咬咬牙,好好撑下去,再厉害的毒王也有被治愈的一天,
 
再艰难的时代,也总有苦尽甘来的一日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20-9-30 01:4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