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红牛太子”体内残留的“牙医药品”?

摘要: 把全泰国人民当猪?“红牛太子”体内残留的毒品,竟被说成是“牙医药品”!作为一个媒体人,真是想要给“红牛少爷”送一面锦旗。酒驾+毒驾,当街撞死警察并逃逸,找人顶包,败露后弃保潜逃,无视泰国公检法和全泰国 ...


把全泰国人民当猪?“红牛太子”体内残留的毒品,竟被说成是“牙医药品”!

作为一个媒体人,真是想要给“红牛少爷”送一面锦旗。

酒驾+毒驾,当街撞死警察并逃逸,找人顶包,败露后弃保潜逃,无视泰国公检法和全泰国人民的围观,最终全身而退,安全脱罪。

以“一己之力”,彻底霸占了整个泰国7月末的顶流C位,为国内外媒体贡献了无数流量。

每当我们以为“今天写了红牛太子,明天没啥好挖了”的时候,他总能给我们惊喜,给全泰国和全世界围观群众惊喜,带来新一波突破人类下限的“猛料”。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搞不定。

不服不行,服了又服。



“红牛太子”案又现奇证!体内可卡因是牙科药物?

7月30日,泰国下议院警察委员会主席尼罗携团召开发布会,公布了“红牛太子”沃拉育撞警逃逸案的“最新调查进展”。

当然,说是“最新调查进展”不太合适。

应该叫“花式洗白回顾”会更加贴切一些。


委员会发言人纳达春表示,沃拉育当时确实曾被查出体内有疑似毒品残留。

而调查人员则表示:负责检查的法医,称沃拉育体内疑似可卡因残留物,是用于医牙的药物。

这种含有毒品成分的麻醉药物,与酒精混合后,才出现了毒品的残留物质,因此最终调查认定沃拉育“并非毒驾”。


这次,连警察委员会自身,也不得不承认这一认定结果有些“令人存疑”。

该证词也只是调查人员的个人结论,并没有详细的医学诊断书作为证明。

但是,由于时间过去太久,现在已经难以对当时的情况进行重复取证,因此如今也只能“存疑”,无法推翻当年的认证结论。


至于沃拉育当年的车速证词,同样也令人疑窦丛生。

最初的说法是,沃拉育肇事时,在市区素坤逸路行驶时速为177公里/小时以上。

但是在后续调查中,沃拉育的车速又变成了76公里/小时,委员会表示,多个调查机构的多名专家,都对这一供述给予了认可。

而根据“关键现场目击证人”的证词,也支持“76公里/小时”的说法。

但是这个证人,昨天刚遭遇车祸身亡了。


曼谷市区内道路的最高限速,为80公里/小时,沃拉育的“肇事车速”被认定为76公里/小时,意味着他逃脱了“超速驾驶”和“鲁莽驾驶”的罪责。

但警方也表示,因为该案审理过程中出现诸多瑕疵,因此下周警察委员会将请当年作出这一事故认定的机构,出面进行“说明”。


此言一出,顿时引发了全泰国的又一次哗然。

关于“没有超速”这事儿,警方并未公布当时的监控资料,主要判断依据就是沃拉育本人的供述和那个“目击证人” 查鲁差的证词。

查鲁差是一个没有稳定工作,四处打零工的闲散人员,曾经还远走他乡,到台湾打过工。

而就在泰国总理巴育下令“重新彻查红牛太子案”的当天,查鲁差便十分巧合地在清迈“车祸意外身亡”。

对于他的死,家人表示“没有疑问”。


“死无对证”的超速驾驶,估计也就这样了。

而最令泰国人忍无可忍的,还是这最新出现的“可卡因牙科药物”之说。

一个生活奢靡著称的富家公子,在深夜驾车肇事,第二天查出体内酒精超标,还有残留的可卡因。

这背后意味着什么,恐怕很难猜不出来。


但是如今官方的调查人员居然说:这体内的毒品,是牙医的药物?

就这么巧,在撞死人的前一天去看牙,而且好死不死的用了含有毒品的药物——

这真的是将所有人都当成傻子?

把全泰国的吃瓜群众都当成三岁小孩?



泰国暴怒:一场自发怒怼“可卡因牙科”的网络盛宴

人们怒了,又一次。

网上掀起了一场用“牙医药品”作为素材的嘲讽狂欢,直白地讽刺沃拉育拙劣的借口,戏谑地要和“红牛太子”学习时间管理——啊不,学习牙齿保健。

“请问您的牙齿为何如此洁白,保护口腔健康的秘诀是什么?”

“保护牙齿,我只认准可卡因牌牙膏。”

“可卡因,全国牙防组温馨推荐,90%牙科医生的一致推荐!”

你用什么呵护牙齿?——可卡因

#红牛太子的保健之道,就这样成了泰国推特的热搜。

到里面看一圈,你会被泰国网民的P图能力所折服。

大家都在里头吐槽“碰巧死亡”的关键证人,以及神乎其神的“可卡因口腔保健”。

有怨报怨,有仇报仇,顺便把一些泰国官方的大人物也拐弯抹角地捎带了进去。

什么可以保护牙齿?盐、氟、戴手表的绿色不明生物、以及——可卡因

当然,也不光是一般网民在吐槽,各路专家大神也出面扒皮。

泰国老百姓所谓“用可卡因刷牙”当然是一种讥讽和吐槽,所谓富含可卡因成分的牙医药物,当然其实指的是麻醉药。

但是,现代牙医所使用的麻药,真的会含有可卡因这么生猛的成分吗?

专家表示——信你个鬼,纯属扯淡。


警方召开发布会后,一名为“10号牙医诊所”的脸书博主,发文打脸。

这位牙科专业的网友表示,看牙就得摄入可卡因,这事要放在19世纪,绝对不奇怪。毕竟那年头,鸦片吗啡可卡因,都是医生的常用药物。

但是现在都21世纪了,给沃拉育治牙的那个医生,一定是坐时光机穿越过来的。

因为,现在的牙科已经不像一百多年前一样,使用可卡因镇痛了。

因为可卡因有严重的成瘾风险,早已被现代牙科所淘汰,现代社会使用的都是阿替卡因等毒性更低的药物。


可见,富可敌国的红牛许家大少爷,也还是勤俭持家。

好不容易去看个牙,还舍不得去太好的大医院,非要去这种19世纪的野鸡医院,土法上马,偏方止痛,替家里分忧,为社会表率。

实在是,感人肺腑,闻者倾心,猛男落泪啊。



少爷的世界,凡人实在难以理解

有钱人的世界,是我们这些人所难以理解的。

从前我以为,凡是累世公卿,根深叶茂的大家族,都是“幼承庭训,家法高悬,视清誉如生命,以天下为己任”的酷毙帅呆样。

琢磨着,再怎么着,这么大的财主家,终究也是要面子的吧。

哪怕后人里真出了一两个纨绔,惹了是非,也要讲究处理方式。

能压下去最好,把整个社会的各大媒体主编都买通了(尤其老汉这种资深媒体人,要多给几张),让这个事情仿佛没发生一般,倒还罢了。

可是这是个网络时代,纸包不住火,甭管你买通多少个报社和电视台,人家在Facebook上给你曝一波,你根本封不住。


如今倒好,搞得满城风雨,天下闻名,全泰国都在笑话许家人,连带着泰国军政府也面子上挂不住,要假模假式地“彻查”一下。

本以为,这么大的家族,这么大的企业,总要点形象。

事情都已经如此不可收拾,至少也要出来搞个发布会,像那些出轨被抓包的政客和明星一样,出来鞠个躬,表个态。

至于许家族长,不说大义灭亲,至少也不要忤逆民心,和天下人摆明了对着干。


你就不能让许大官人,先自首认罪,出家剃度?能不坐牢就最好,实在要坐牢,也得先进去象征性地蹲两个月。

泰国这个国情,只要打点妥当,大可以在监狱里弄一个单间,搞个VIP。左手红酒,右手美人,在里头好好养养生。

既不委屈了公子,也平息了民愤,国家得了面子,许氏得了里子,皆大欢喜,岂不美哉?


可是,人家的脑回路,怎么能和我们这种庶民相同?

他们根本不在乎人间的冷眼,不在乎市井的物议。

民众的牢骚对他们而言不过是输家的嘟哝,蚊虫的嗡嗡,哪怕沸反盈天,不过耳畔清风,压根就没有正眼瞧一眼的必要。

嘲讽算什么,法律算什么,正义算什么?多少钱一斤?自己后院里压死一株不走运的野草,也值得让主人停下高贵的脚步,为满园的花花草草,做一场痛心疾首的表演吗?

不值得,不在乎,无所谓。

这大概就是,被称为HISO的上流社会,对这个世界多余的众生,所抱有的真实态度。


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这人间,并不真的只是富贵人家的后院。

这世道,总有冥冥之中因果交叠的报偿。

人可以无视悠悠众口,却难欺苍天有眼;

可以在法庭上绕过所有法条与罗网,却骗不了自己,午夜梦醒之时,惊惧难眠的良知。

那场逃逸,并未结束。

逃逸的人,将自己余下的人生,泰国民众的尊严与记忆,都拖行在自己狂奔的法拉利之下,一拖就是八年。

并且,永远地拖下去。

如果不去面对,便永远没有救赎。

不停车,这趟噩梦般的旅途,结束得了吗?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20-9-30 01:5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