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老僧假扮女网友?旧情引来杀身祸!

摘要: 最近这两天,泰国佛教界似乎有些时运不济。 两个新闻,两条人命,震惊全国。 而且丢掉性命的人,都是寺庙的住持高僧。 8月6日,泰国乌汶府孟桑西县Nong Daeng Yai寺住持僧素万,被发现死于僧舍中。 素万老僧人,今年 ...

最近这两天,泰国佛教界似乎有些时运不济。

 

两个新闻,两条人命,震惊全国。

 

而且丢掉性命的人,都是寺庙的住持高僧。


8月6日,泰国乌汶府孟桑西县Nong Daeng Yai寺住持僧素万,被发现死于僧舍中。


素万老僧人,今年已经57岁了。


被发现时,素万的遗体惨不忍睹,有19道被刀刺杀的伤口,面部有被钝器反复撞击的痕迹。


据素万友人透露,有2名嫌疑人与素万的死亡有关。于是8月7日,泰国警方逮捕了其中1名嫌疑人,27岁的颂萨。



据颂萨招供,事发当天上午,他去找素万借手机订购种植育苗。


进入僧舍时,发现素万已失去意识,另1名嫌疑人塔纳旺手持刀子站在门前,并威胁他一起残害素万,他拒绝无效后,按照塔纳旺的要求按住素万的腿,塔纳旺用刀捅素万。


凶手一边行凶,一边恨恨地说——他失身给了素万,但没有得到卖身钱,愤怒之下杀害素万。


看到素万被塔纳旺凶残杀害后,颂萨感到很害怕,迅速逃回家中,且不敢向任何人透露,害怕遭到塔纳旺报复,直至被警方逮捕审讯。



颂萨强调,他与素万是清白的,此前仅知晓素万与塔纳旺在一起,否认所有与杀害素万有关的指控。警方初步以合伙杀害他人罪名对颂萨提起诉讼,依法扣押。


8月12日,泰国警方持逮捕令在泰国北榄府某商场逮捕了塔纳旺。


警方调查得知,塔纳旺沉迷社交网络,喜欢在脸书上同女性聊天。


8月12日,塔纳旺与某女网友相约在北榄府商场见面,遂携警力在商场埋伏,成功逮捕塔纳旺。



据塔纳旺招供,事发当天,他正在上网,素万假扮为1名名叫格丽的女生加他好友,并约他到寺庙相见。


当他到达寺庙时,看到了素万,遂询问素万是否认识格丽,素万谎称格丽是他的弟子,并让他到僧舍洗澡等待。


随后,素万进入僧舍拥抱他,欲非礼他,塔纳旺努力反抗,并拿起僧舍内的榔头击打素万头部3次,直至素万倒下。


事后,他前往洗手间清洗干净血迹,逃往北榄府。


警方初步将2名嫌疑人证词留证,将做进一步调查后依法惩处。



在一周后,又一件发生在寺庙中的恶性枪击案爆发。


8月12日,泰国呵叻府Suwan Pakdee寺发生枪击事件,歹徒众目睽睽之下枪击住持,致住持当场死亡。


事发后1小时,警方在当地民居内逮捕了肇事者披尼。



据凶手披尼招供,他持枪前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击毙了住持,是因为个人恩怨。


40年前,住持与披尼都还年轻时,凶手披尼妻子曾喜欢住持,披尼对此感到非常愤怒,多年无法释怀。


而最近,披尼妻子频繁到Suwan Pakdee寺修行,披尼嫉妒之下,怒而枪击了住持。



在泰国待久了,会发现一个非常矛盾的现象。


佛教文化,是泰国的灵魂。人们真心实意地颂祷佛法,虔诚无比地敬拜僧侣,一丝不苟地行善积德。


但是,泰国人民也同样热衷于拿佛教开涮,热衷于津津有味地翻看报纸和网站上各种僧人的奇葩新闻。


而且,在大和尚、小沙弥们喝酒斗殴,搞基纳妾的新闻下方,很少有人会主动为佛教“洗地”,埋怨小编“毁谤佛法,妖言惑众”,而是队形整齐地挖苦叱骂那些洋相百出的和尚,颇有点水浒传里“地狱门前僧占多”的义愤填膺。


其实,大概正是因为“在意”,所以才格外苛刻吧。



泰国僧人为啥老是一言不合“上头条”,而且还老是上社会版?


最直观的原因,就是人太多了。


与“遴选式出家”的中国不同,泰国与老缅柬(以及西双版纳)都属于“全民式出家”——只要你是个男的(最好是直,不直也无所谓),在一生中必须要出一次家。


上到国王,下到平民男子,长则十年八年,短则个把星期,出家都是人生中的一门必修课。


人多门槛低,自然就难免混入一些奇怪的东西。



在泰国,出家已经不再是一种信仰的抉择,而是一道人生的程序,一种基于习俗(而非思想)的进修班与体验营。


对于平民男子,那是报答父母恩情,为家人积德的一场仪式。


对于富裕人家而言,出家则与婚礼葬礼一样,是一种炫耀财力的绝佳舞台。


什么豪车游街,彩旗飞舞,当空撒纸钞,满街送彩票——都是基本操作,就差放鞭炮了。



于是,对于其中许多人而言,遁入空门,只是一次过场,或者一场华丽的成年礼。


它让许多青年经受了佛法的洗礼,也让许多心性上与佛法绝缘的青年,出现在了他本不该出现的地方。


因此,泰国佛教“奇闻屡出”的原因,并非泰国佛教有啥问题。


只是因为,这并非是“和尚变坏了”,而是“坏人出家了”。



其实,咱们之前,也报道过不少“佛门奇葩类”的泰国新闻,并且做出了一些“泰国佛教要反思啊”之类的评论。


现在回头想想,这样轻率的态度,其实对泰国佛教是不公平的。


平常我们特别讨厌用三五个例,便否定所有中国人素质的泰国人;我们自己,当然不能凭着一两个“有辱佛门”的泰国僧人,就断定泰国的信仰是脆弱,或者虚伪的。


再说了,咱们中国佛教……也不比人家好到哪里去。



中国佛教在很大程度上,过分世俗化,几乎是地方政府旅游创收的一个组成部分。因此,中国高僧都像是个“处长”(而且还是事业单位的),不说话看着还行,一说话就是“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的腔调。


中国台湾地区的高僧,则一个个都是网红、名嘴、畅销书作家,口才无碍,舌灿莲花。


哪天要是还俗了,直接去搞“跨国电信”,业绩一定不差。



至于泰国佛教,对社会的价值、影响、地位,对整个国家民族的重要性,都是东亚社会所无法比肩的。


虽然泰国僧人多少有点“大仙”的倾向(做佛牌,祛鬼怪什么的),但是总体而言,泰国僧人还是有水平的,不但需要高深的学识,还要承担为民众心理疏导,指点人生,做各种思想工作的任务。



绝大多数当到住持这个级别的泰国僧人,就我所见,都是文能讲经,武能驱邪的法师,带着个眼睛,有着一种大学老师一般的学者气质,而且没什么架子,在自己所在的街道,乡村都很受民众尊崇。


奇葩的泰国和尚,当然有。


但是在大地上修行求法,在市井间普度众生的好和尚,才是这个国度的主流。



而在国家层面,佛教是这个国度的灵魂,是“君王、国家、人民”之间最强韧的粘合剂。


正因为有佛教的参与,泰国人民才能同时接受“臣民”与“公民”的双重身份,才能实现民主政治与君王传统的无缝对接。


人民若非“信徒”,君王便不再神圣;国家若无神话,人民的认同与忠诚,便无法找到一个合理而坚韧的架构。



因此,泰民族无论是个体的精神世界,还是国家的意识形态,都少不了佛教这根定海神针。


它是桎梏,也是支柱。


抽走了它,这个国家的一切都将坍塌,然后面对彻底的重构。



当然,泰国佛教,也并不完美——和这个被其深刻塑造的民族一样,有着许多的阴影和漏洞。


比如,泰国佛教地位崇高,独立于国家的权力政治和司法体系,不大受世俗管辖。


而一个等级森严,结构封闭,又掌握着巨大的财富的宗教体系,其注定的结局,就是产生严重的腐败。


民间小庙,财务不明;名刹大庙,家财万贯。



至于国家级的名寺庙——如法身寺,更是富可敌国,结果卷入政治,为政客洗钱,最终酿成泰国佛教界公开的分裂和内斗,甚至出现“和尚与军人大打出手”的国际闹剧,连累了一届“代僧王”声名扫地,沦为炮灰。



泰国佛教,不是圣殿,也不是贼窝。


不过就是人间,一个为6700万颗心灵供应信仰的,由凡人组成的部门罢了。



下次,看到泰国佛教的宣传片时,不要太过感动;


看到泰国某个寺庙的僧人又吸毒了,包小姐了,买豪车了……也不用伤心欲绝,或者幸灾乐祸。


泰国佛教,是这个国家不可替代的脊梁,它造成了某些停滞,迷信,与“佛系十足”的怠惰。也缔造了这个国家的稳定与和平,造就了其人民独特的从容与善意——


无论好坏,泰国就是如此。



至于那些杀人放火的“人家佛法”,其实看开一点就行了。


凡人需要信仰,但凡人未必承受得了信仰。


希望泰国佛教(以及普天下的宗教组织)都能宁缺毋滥,把控一下从业人员的准入门槛,并且接受来自世俗社会的监督与建议——


毁我教者,穿我衣人。


不适合出家的人,就不要硬出家了。


毕竟,当和尚,或许真的有功德;但是当个坏和尚,应该是一种造孽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19-9-19 00:1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