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泰国网制造 大话暹罗 查看内容

不粉不黑,英拉,是否值得这个世界如此对待?

摘要: 英拉失踪了,在宣判的前夜。 现在,不知道她是在迪拜,还是在伦敦。 相比泰国人内部的针锋相对,中文世界里的读者对英拉的评价基本上是一边倒的。满屏的“英总加油!”、“英姐挺住!”、“泰国不要你我 ...
1.jpg

      英拉失踪了,在宣判的前夜。

      现在,不知道她是在迪拜,还是在伦敦。

      相比泰国人内部的针锋相对,中文世界里的读者对英拉的评价基本上是一边倒的。满屏的“英总加油!”、“英姐挺住!”、“泰国不要你我们要你!”

      这也难怪,这个形象好,气质佳,华裔血统,民选正位,并且政治光谱偏向“广大底层劳动人民”的泰国女总理,实在太契合中国人对于“女主光环”的想象。

      然而,无论是被有关部门打成逃犯的英拉,还是被异国粉丝捧上神坛的英拉,都不是一个真实的英拉。

      她没那么好,但也不至于要被如此对待。

      英拉是个什么样的总理

      英拉不能算是一只花瓶,但也并不是一个优秀的领导者。

      作为一个含着金钥匙出生,常年留学海外,并且掌管巨大的家族企业的女性,她无疑是一个世俗意义上的女强人。

      但作为一名曾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家领袖,说句不中听的,她其实并不那么优秀。

      英拉的好,一是在位时的惠民政策,而是外交公关上的长袖善舞。而后者显然比前者更名副其实。你看,她是一名端庄优雅的淑女,一位镜头和镁光灯下表演的天才。她能够在洪灾中扮演慈悲的圣母,能够与各国领袖游刃有余地谈笑风生,能够在大难临头之际从容地表演精心筹划的委屈与柔弱——在这些方面,她无可替代。

2.jpg

      如果她出任的不是政府首脑,而是一个美女外交部长,那绝对是当今一流。

      但是,她毕竟是总理。

      这个总理,英拉的业绩其实不怎么样。

3.jpg

      说抗洪抢险——2011年大水淹了曼谷城,英拉走街串巷,收获了无数赞誉和眼泪,让民主党籍的官僚们相形见绌灰头土脸。而常规的赈灾行动之外,英拉最著名的抗洪措施是什么?是开放高速路高架桥给曼谷人临时停车,以及……让许多轮船在湄南河口开足马力,用螺旋桨来“加快水流入海的速度”。

      坦率地讲,表演大于实际,形式超越实质。她不愧镜头中的女王,却未必是一个管用的领袖。

4.jpg

      在内政外交上,英拉政府在上台前期的表现是不错的,泰国内政稳定,经济复苏,与邻国的外交关系得到全面缓和,与世界大国的合作突飞猛进。在“政局稳定”的红利加持之下,英拉政府“他信经济学”溜得飞起,用政府财力刺激新兴产业的蓬勃发展,用大胆的规划勾勒出雄心勃勃的建设蓝图,并用一系列的金融扶持和政策优惠去增加广大农村的投资消费能力,一时之间泰国欣欣向荣,一如当年他信时期的“黄金时代”一样。

      而这一切,都被“稻米典押计划”一把输得精光。

5.jpg

      稻米典押,就是英拉政府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向农民赊买稻米。既然是“赊”,当然先不付钱,等大米囤积国库,市面上的米价就会上涨,政府再高价抛售,赚到的钱还给稻农——国家增收,农民增收,既发展了经济,又能让为泰党得到农民的支持,看上去两全其美。

      结果,当年越南、印度向国际市场输出大量稻米,米价不升反降,压在国库里卖不出去了。而且为泰党商务部高官从中舞弊,偷偷将国库中的大米低价卖出,再由国家出面高价回购,空手发了一大笔国难财。

6.jpg

      到了2013年底,由于反英拉运动兴起,泰国银行拒绝向农民垫付欠款,来自中国的政府采购大米订单也由于“典米案”的舞弊丑闻而不幸流产,于是在内忧外患之下,典米计划彻底失败,连稻农的欠款也还不起了。

      这,就是今日英拉被法庭审判的缘由。

      这是英拉政府的失败吗?是的。

      应该怪罪在英拉自己身上吗?那倒未必——就像她在内政外交上的“成就”,也未必是她自己的决策一样。

7.jpg

      回头看去,英拉从上任到下台,没有一天不是在执行他信的意志,没有一次不是在扮演他信的分身。她任内,为泰党政府的几次重大决策,无一不是他信的政治豪赌。英拉政府在根基不稳的情况下,屡次贸然主动出击,每一步棋都像是一次奋不顾身的自杀冲锋,不曾为自身的稳固而做出过任何适当的调节。

      如果2013年的为泰党政府是英总自己的企业,想必她不会这样冒冒失失。

      她是她哥哥的棋子,而不是棋手。

      现在,她(可能)已经走了,整盘棋已经被棋手输掉,英拉这枚棋子谈不上什么功过,既没有什么可惋惜的,也没有什么该声讨的。好在终究他信还是在乎这个妹妹,西那瓦家族没有让她继续做一枚弃子——这就是作为木偶总理的英拉,最后的谢幕了。

8.jpg

      英拉应该被审判吗

      说到这次“典米案”审判本身,对于英拉而言,是公平的吗?

      个人以为,并不太公平。

      稻米典押计划的失败,是国际市场波动造成的,这并不是他信和英拉所想要的,也不是一国政府所能控制的。

      因此,这是一次失败的政策,而不是一次蓄意的犯罪,国家决策者不应该为自己失败的经济政策而受到刑事惩罚——在国际司法界,这是一条显而易见的通则。

      腐败了,可以坐牢;失策了,可以引咎——但是不应该仅仅因为政策的失利,而让政府首脑面临十年的牢狱之灾。正如炒股亏了,客户不能报警去把替你理财的经理给抓起来。

      如果政策失败便要下狱的话,格拉斯潘、安倍晋三、普京、大萧条时期的美国总统、以及东南亚金融危机时期大半个东亚的国家领导人——尤其是泰国好几任前总理,早就已经全部铁窗生涯的干活了。

9.jpg

      但是,英拉还是被冻结、监视、审判,最后消失。

      无论那些想要英拉消失的人是谁,需要被消失的,远远不只是英拉自己。

       英拉所执行的不过是泰国每一个政权在最近十年中反复上演惠民政治,她最终被层层叠加的司法审判逼到落荒而逃的下场,自然也不是什么单纯的法律追责。

10.jpg

      曾经,在英拉下台之初,军方一度对她很和善。英拉出国被允许,审判被推迟,惩罚被取消。因为那时的英拉和他信,更值得执政者的忌惮。

      直到泰国军人政府羽翼丰满,掌控全局,普罗大众厌倦了无休止的动乱之后,掌权者自然可以开始转过头来心无旁骛地开始料理英拉。

      而此时的英拉以及她身后的整个为泰党和红衫军,都已经在长期的打压下支离破碎,四分五裂,无数大佬要么退出江湖,要么叛变敌营,剩下的红衫军死忠粉,以及老对头民主党阿披实他们,也终于弹尽粮绝,油尽灯枯,在政治影响力和财务状况上被军方耗光了最后一丝血气。

      这时再去料理英拉,已经不会再有什么顾虑了。

15.jpg

      对英拉的审判,是一次精心策划的长期行动,这样一次不单纯的司法审判,当然很难会有什么意外的结果。英拉自己,显然也早已经收到了风声,于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对一个政客而言,待在笼子外,永远都会比关在笼子里要更有用。

      为什么英拉想走,就能走得了呢?

      这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英拉是被“故意放走”的吗?

      在英拉出逃之后,无论是外国观察者,还是泰国国内舆论,都觉得英拉的出走,是一次被刻意安排的“三赢结局”。

      英拉乐意、他信乐意、军政府同样乐意。

      其实,在泰国数十年的现代史上,这事真是一点也不奇怪。因为该国政坛斗争本就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光荣传统——成王败寇,但是,穷寇莫追。

      之所以不追,当然是为了避免“败寇”狗急跳墙,也为“成王”自己今后转业留一条退路。

      在君主制度之下,泰国政治文化本质上是君主之下的官僚集团对权力的争夺。这种争夺是变幻莫测的、纵横捭阖的,敌友转换的,混沌不堪的。因此,当你不能确定敌人的盟友是否会一转眼变成为自己的亲家时,自然在政治斗争中不必(也不敢)赶尽杀绝。

      这是泰国历史特有的一种“风度”:我不想要你的命,但不要再让我看见你的脸。

     “永年宰相”銮披汶失势,流亡日本,终老他乡;“左派总理”比里失势,远走中国,终老他乡;“冷战元帅”他侬失势,出国避难,终老他乡。他信大哥,当年明明回国了,都能在军方临时政府的默许下再次“放虎归山”;那个法身寺的唐玛楚玉大和尚,几万军警围堵监视,都能成功地跑出去……总之,权力游戏的真正玩家们,败得再惨都不会惨到吃牢饭,顶多就是个流亡海外,从此天各一方,井水不犯河水就是了。

11.jpg

      至于英拉自己,平常出门吃碗粉都有几十条大汉尾随跟踪,如今说消失就消失了……嗯,你说军警特工们集体发挥失常,也只好信了。

      输了,你就走吧,向来如此。

14.jpg

      英拉在还没有听到宣判结果之前,就走了,合理的解释是,英拉早就知道——或者说早就有人告诉了她——最后的结果。英拉政府时期的商务部长(偷卖大米那位)被判了42年,英拉自己结局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留得青山在,不拍没柴烧,既然他信派系与百万红衫的眼下战略本就是“忍气吞声等大选”,则让养尊处优的英总光荣地坐几年黑牢,并没有多少意义。

      不需要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指责她为什么不像苏格拉底一样直面自己的刑罚——人家只是个西那瓦,不是曼德拉。

      比起坐牢,隔三差五露个脸发个微博,是更好的选择。

12.jpg

       至于泰国当局,英拉走了,其实也真是松了一大口气。英拉平常出个庭,都是人山人海锣鼓喧天,真要当庭判罪,押送大牢,那岂不是曼谷当晚就要再来一次2010?军方固然并不畏惧红衫军,但也不愿意轻易捅这个马蜂窝。再在狱里供一个现成的烫手山芋,实在没有什么意思。

       再说,英拉出逃,无论如何都是对他信在政治上和经济上的极大削弱,这一票也够本了,也不用这么快和红衫撕破脸。

       心照不宣的双赢,让英拉的出走蒙上了一层诡异的默契。无怪乎英拉出走之后,反他信的“宪法保护协会”气急败坏地指控军方副总理和警察总长“故意放水”——而放水又如何,泰国这些年放出去的水,还少吗?

13.jpg

       英拉,是一个大户人家出身的千金,一个成功的商人,一个听话的妹妹,一个无功无过的演技派政客,一个深受人民爱戴,也深受另一部分人痛恨的民选总理。

       她的执政生涯,并非多么可歌可泣;她的受难受审,也谈不上多少的合情合理。她就是一个美丽的花瓶,一个昙花一现的政坛偶像,一个不应该承受如此赞誉,也不应该承受如此大难的民选总理。

16.jpg

       无论历史对她最终的评价是什么,她最为世人所记取的角色,都是一个政治斗争的牺牲品。那些歌颂英拉的粉丝们,并不知道她们究竟在歌颂什么;至于咒骂英拉“祸国殃民”的人,似乎也选择性地忽略了“祸从何来”这个更严肃的历史真相。

       不管怎么说,这一回合,已经结束了。

       英拉已被红牌罚下,这么一段日子以来,让她这位拉拉队长与顶替大前锋,也实在是勉为其难了。

       比赛,还没有结束,英拉选手尽力了,虽然她的表现并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好。但至少此刻,就让她回到替补的座位上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17.jpg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17-11-19 01:4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