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泰国网制造 读者来稿 查看内容

大城•小事:一个中国女游客的感悟与缘分

摘要: 大城,我最爱的一个泰国城市。 不像曼谷、芭提雅那般热闹嘈杂,也没有无敌的海景和美味的海鲜,安静却又不冷清,有人气却又不热闹,有历史却又不高冷。 只有光与影下的断壁残垣,静守岁月的千年古树,闵怀众生的 ...


      大城,我最爱的一个泰国城市。

      不像曼谷、芭提雅那般热闹嘈杂,也没有无敌的海景和美味的海鲜,安静却又不冷清,有人气却又不热闹,有历史却又不高冷。

      只有光与影下的断壁残垣,静守岁月的千年古树,闵怀众生的石雕佛像,随风扬起的砖粒风尘,还有坐在树下纳凉的一个个过客。

      虽然在大城只是两天两夜短暂的时光,但是每一秒我的所见所闻所感受到的都是我人生的风景。

      我喜欢花非花的禅意,看到的是风景,却又不只是风景。

 
      小事一:途中遇见泰国妇女对僧侣尊重的几个镜头,敬佩一个民族对信仰的崇尚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属于信奉什么宗教,如果按照家里的风俗,好像是小乘佛教,因为家里人相信轮回转世这一说法。

       在大城时,本着对佛教的尊重,每到一座寺庙,都会进去跪下双手合十低头默默三秒。

       中午的时候我们进入一座寺庙,僧侣示意我们过去,我和妹子跪在僧侣的前面,僧侣口诵经文并用笤帚将水洒在我们身上,然后赠给我们一人一根彩色的手绳(泰国信奉佛教的都会绑一根手绳,白色居多,其次是黄色和彩色,如果是外国人或信奉其他宗教的,又会给不同颜色的手绳)。

      他没有主动替我们绑上,而是放在了我手心(我和妹子互绑),我第一反应,就想到泰国妇女不能直接接触僧侣。

 
      这一点在我去素可泰的行程中感受到的更加直接,在曼谷汽车北站的时候(泰国的大巴很混乱,要随时留意,而且很容易晚点),一位僧侣想让乘务人员看下车次,他把车票递给乘务人员(为女性),这个阿姨第一表现是马上退后保持距离,然后示意僧侣将车票放凳子上。

      这位阿姨有些近视,她从凳子上拿起车票看完后放回原处,然后告诉僧侣去哪个地方等车。

      我一直站在她身旁,她对待普通乘客都是直接从对方手里拿过车票,然后以一个正常的说话距离告诉对方,而对僧侣,则是按照泰国传统,刻意保持距离。

      包括后面我在素可泰开往西萨查那莱的大巴上,也深有体会,僧侣问座位不小心车票掉地上,乘务姐姐把车票捡起来后放在凳子上,然后示意僧侣拿,而不是直接递给僧侣。

 
      先暂时不站在女权那么高的角度去说(女性不能直接接触僧侣;僧侣是受人尊重的而尼姑却需要自己在寺庙工作养自己;扫墓时,男性可以站在墓上面撒花,而女性只能围着墓的边缘撒花等等),说回这种意识,需要多么深刻的意识和思想宣传控制,才能立马做出这种回避的反映,根深蒂固吧。

       突然想起人类简史中提到的思想是一种工具,就好像货币明明是印着花的几张纸,却能够用来衡量价值,这是人们思想的统一和信任,所以,就像朋友说的,只要你创造出一种思想,然后被别人所认同,那么这个思想就可以控制住别人为你所用。

      想想都觉得很可怕,但是现实却到处都是案例。

 
      小事二:偶遇一对年过半百的中国夫妻背包游大城,阿姨的暖心小举动

 
      第二天去寺庙的时候,遇到一对老年中国夫妻,首先是佩服他们的口语很棒,正常出行基本没有沟通障碍,而且一直和TUTU车司机讲价,很多来泰国游玩的年轻驴友口语都未必能有那么好(我自己也很汗颜)。

      重点是另外一个小细节,让我对这位阿姨很佩服,因为泰国寺庙都是要拖鞋的,我们一般都直接拖鞋上路,他们两位是穿凉鞋的,在进寺庙之前,阿姨从保鲜袋中拿出两双袜子,他和叔叔一人一双。

      虽然很小的细节,我却很感动阿姨的细心,一方面穿这个袜子干净可以防止细菌的交叉传染(这么多人光着脚来来回回走,有一些可能会有真菌等等,很容易感染,这是对自己的保护),另一方面无论是参观或礼佛的人,都应该保持自身整洁,穿一双袜子干干净净的进去寺庙应该会显得更加郑重和谦卑。

      所以我看到这个细节,瞬间就爱上阿姨了。

 
      小事三:路上最奇妙的东西是缘分,世界真小,可以见证你被世界温柔对待的瞬间

 
      第一个晚上我和妹子是七点半到的大城,因为妹子来过,我们就直接奔向河边坐船,路上我看到一对日本夫妻在看地图,我上前跟他们沟通,带他们过河,然后我们就各自走各自的。

      他们去找酒店了,我和妹子在一个街边摊吃东西,吃完后和妹子回酒店,在酒店附近又看到那对日本夫妻,他们应该是正在看酒店。

      第二天在树抱佛景点,我们再次遇到了那对日本夫妻,可惜他们已经认不出我们了,不过还是感觉缘分很微妙。

 
      在大城僧侣送给我的手带,我一直系着没有解,就在我离开大城的前一个小时,它自己解开了,我就把它绑在了书包上,真的很神奇,感谢它一直在大城这段时间对我的陪伴。


      回曼谷那天,妹子直接火车去清迈,而我是回曼谷,两个不是同一个时间点,我先去的车站,我买完车票,不知道该站在哪边等哪辆火车,我就随便问了一个家庭,没想到又是一个日本家庭,而且他们也是同一趟车回曼谷。

      那个妈妈问我是哪里人,是一个人来大城玩吗之类的,然后跟我说,他们是卧铺,我是硬座,硬座是需要赶紧上去抢座位的(就跟公交车一样),她让我跑快点。

      回到曼谷以后,我坐MRT回住处,没想到那个家庭跟我同一节MRT,就在我对面,妈妈还亲切的和我打招呼,真的是很有缘分的事情,来自陌生人的温暖。


      我们总会在陌生的城市遇到陌生的人,然后感受到来自彼此的微笑和温暖,感谢生命里的这一段大城时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 滇ICP备16005540号 )  

GMT+8, 2017-5-30 19:0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